认识罗红,是在2017年秋天,在香港港社区会堂的舞蹈室。

带罗红来跳舞的师奶热情地将她介绍给我们大家认识,罗红租了师奶楼下的房子,陪着她小儿子来香港读幼儿园。她儿子是双非儿童,即父母是非港籍身份,孩子出生在香港,拥有港籍身份的孩子(那时广东还没正式放开二胎)。

虽说被介绍罗红是来自佛山燕窝厂的老板娘,但是她的衣着打扮很休闲,样貌也平平, 实在是没有一个富婆的样子。

直到大家接触多了,我们才更距离观察到罗红的生活状态。

平时都是罗红一个人和小儿子周一到周五在香港,周五下午,母子俩会回佛山。罗红的老公陈总出差到香港来,才会来住,所以母子俩只租了个大三居,月租2万左右,还请了个菲佣,每周回佛山,一般是司机来接,如果司机没空,罗红就会叫相熟的中港车回去,一趟费用2500元起,大家粗略算了一下,罗红母子生活花销不菲。

后来,罗红又热情邀请我们带着孩子,一起去佛山玩。

先是罗红和司机开着大房车来接我们一行人,接着带我们去提前定好的私房菜馆吃粤菜,陈总已提前入座等我们了。饭毕,我们分别坐着陈总的保时捷,罗红的奔驰大G,去往他们夫妻即将搬迁的燕窝厂参观。

在陈总宽敞的大办公室里,秘书已经在开始煲燕窝了,孩子们在厂里的假山草地里撒欢,我们几个对燕窝的生产及无菌车间无比好奇,罗红就一直耐心陪同讲解,陈总还把他们家珍藏的几大箱燕盏让我们一饱眼福。

工人从上到下见到罗红都要尊敬地打招呼:“罗厂长来了!”罗红则回以微微点头的样子,和平时我们见到的她是完全不一样的气场。

虽然我并不是什么有钱人,但接触的有钱人数量很庞大,像罗红这样穿得很低调的富婆,也不少见,并不是什么稀罕事。

真正有点稀罕的是像这么有钱的家庭,却基本都是女主人在操持内务,像订饭店,接送朋友去酒店这样的小事,很少有业务繁忙的男主人会去全程跟进的。而依我所见,不论是在香港还是在佛山,都是陈总在做这些事,罗红就陪着我们聊天。

所以说,罗红是御夫有术啊。

我记得我第一次去罗红在香港租住的房子吃大闸蟹,我们一行6个人,拎着红酒和水果去,进门就和罗红聊天,那个时候菲佣还没到位,只有她老公在厨房忙活。吃完饭,也是她老公收拾的碗筷,手脚麻利,一看就是经常干家务。

收拾完了,罗红老公还腻歪地坐过来给她捏脖子,真是给我们喂了一大口“狗粮“。

我们应邀去佛山玩的那次也是,罗红来车站接我们,她老公已经把私房菜馆的包房、五星级酒店的房间都一一安排妥当了。罗红对她老公说,你要是还有业务,就提前走,不用作陪。她老公则说你的朋友来了,怎么都要让她们吃好玩好住好的,面子是给足了的。

当我听说罗红是陈总的第二任妻子,她以前只是陈总燕窝厂一个小小的挑毛女工时,我就更好奇了。

罗红长相平平,待人是很亲和,但是她究竟有什么魅力吸引她的老板,二婚过后,对她如此体贴尊重呢?

罗红来自湖南一个农村,兄妹三人,她排行老二,上面一个哥,下面一个妹。

家境贫寒,又是个女儿身,自然没太多机会读书。

15岁,和同村人南下,到了佛山打工。

罗红来佛山的第一份工作,就是到了陈总父亲的燕窝厂。陈老对商机的敏锐程度堪称一绝,在改革开放初期就和港澳商人合伙经营起自家品牌的私营厂,虽不是什么大富翁,但多少算是个小老板。

罗红进入燕窝厂时,陈总24岁,比罗红大9岁,他一直跟着父亲在学习,结婚很早,和前妻先后生了两个儿子。陈总和罗红地位悬殊,一个是公子爷,一个是打工妹,所以很长时间里,二人都是谈不上任何交集的。

很多人肯定以为罗红是小三上位吧?连陈总的前妻也是这样说的。

但是罗红说清者自清,没做过就是没做过,说了人家不信,那就没必要再在这个上面继续纠结下去了。

当事人既然都已经这样表态了,她和陈总当初有没有在婚内互生情愫,并不那么重要。事隔境迁,罗红都结婚十几年了,人家夫妻恩恩爱爱,和和睦睦的,总归是有缘由的。

在陈总还没有留意罗红之前,她都在勤奋地苦干着,可谓是把工厂的各个工种都干了个遍,会计报表,原料品控、商务洽谈,人事管理……到后期,就没有罗红不会的。是金子,就一定会发光,几年下来罗红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,也自然被陈总所注意,罗红才二十多岁,就升到管理层,29岁又做了厂长,在当地这个行业,名声大噪。

罗红升任厂长后,陈总和前妻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,也牵扯到了罗红身上,她主动辞职。此时,多间同行厂家早已收到风声,开出高薪来挖罗红,她说她不急着重新投入工作,来广东打工十几年了,没有一刻放松过,趁离开陈总燕窝厂,她总算是有空给自己放个长假。

在这个阶段,罗红还给自己在佛山购买了一套三室的房子,完全靠自己多年积攒下来的积蓄付的首付。

一个农村女孩一直埋头在工作岗位上这么多年,没谈恋爱没结婚,不需要父母和男人的帮助,她自己就能给自己安一个窝。想想,还是很了不起的吧?

难怪陈总会对罗红另眼相看。

罗红和陈总恋爱时,她已经30多了,是陈总和前妻正式离婚后,三顾茅庐的把罗红又请回的燕窝厂。

没过多久,罗红就嫁给了陈总。

她悄悄地跟我说,直到结婚当天,才让陈总碰她,她一直都是处女,在陈总之前,没谈过一次恋爱,虽有几个同乡追求她,但到后面大家都处成了哥们。

可以说是罗红保守矜持,我觉得也可以理解为罗红的情商高,懂人性。

如果一个男人真心爱慕你,是一定不会急于一时半刻的。

包括陈总在内,在商界的很多男人也对罗红非常尊重,就连早已退休的陈老父亲对罗红也是赞不绝口,夸她勤快、聪慧,果断,是个贤妻。

确实,罗红就连大着肚子也一直都在厂里一线盯生产,刚出月子,遇到赶工期,就参与熬夜打包装。工友们个个谈起罗厂长,都竖大拇指,就连陈总前妻的两个儿子毕业后在厂里担任职务,大小事也都很服罗红。

不过,做生意的人,哪能一帆风顺,遇到困境,还得靠夫妻同心协力的一起扛。

有一次,陈总因为资金周转,现金非常紧张,罗红就天天都在家陪陈总煮饭吃,也正是那一年,陈总做得一手好菜,而罗红也学会了看足球。

但是外人是一点没看出陈总两口子缺钱,因为实在有推脱不掉的应酬,罗红还是抢着买单。她说商人的名誉很重要的,如果让别人知道你周转不灵,会有很多小动作,但凡能挺过去,就完全没有必要大肆宣扬。

也正是这个想法,让罗红制止了陈总贱卖他们早年买下的一块可以建别墅的地皮。

罗红家去年已经入住了这二亩地起的二幢带泳池的豪华装修大别墅,市值翻了N倍,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
总之,陈总是真体会到了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的好处,和罗红两人相处更是恩爱和睦。

我还记得陈总提起罗红买翡翠玉石的事,他讲罗红好有眼光呀。别人老婆是花钱大花洒,他老婆买东西都升值。

陈总说的玉石,是罗红从一个破产女商人手里买的,听了女商人的故事,罗红无偿把她推进了自己的人脉圈,介绍周围朋友来买。后来这个女商人东山再起,做到了亿万身家。女商人视罗红为她的贵人,答应任何时候都以市价回收罗红的配件,而且一再要给罗红回佣,她都不为所动。罗红说介绍朋友来买玉石,不是为了赚那点回扣的。

不盯着一点小恩小惠,不短视的人才拥有富人思维。

陈总又讲起,自己是实体商人,很少留意房价,都是罗红在选房子,那可谓是一个实力派买房能手,所以后来陈总都不再问罗红的投资,这么多年了,这老婆就是个招财貔貅呀。

2018年,罗红又拉群商量邀请香港的几个好友去参加陈总前妻小儿子的婚礼。

婚礼圆满地进行,陈总和罗红做为男方家长出席,前妻并没出现(这是陈总意思)席开二百多围的大场面,光酒席钱就是三百多万,他们当地习俗是来宾全免礼金,我们都开玩笑说好想和广东人做亲戚,来参加婚礼毫无负担,只需真诚祝福即可。

婚礼刚结束,摘下百万翡翠首饰、脱下高端定制礼服的罗红抱着哭闹的小儿子,就和我们从香港来的朋友们连夜赶在深圳口岸十二点封关前返港,又开始循环陪读的下一周,真的挺不容易的。

看到这里,我知道肯定有人讲,凭什么陈总儿子结婚,前妻不可以出现。其实还不是前妻和陈总撕逼撕得很不好看,而且她性格比较强硬,情绪管理不佳,有什么火不顾场合想发就要发,和陈家多位族亲都闹过矛盾。

陈总是很要面子的一个人,身边人对老婆是什么评价,他其实也是非常看重的。

所以陈总和前妻协商,婚礼大家各办各的,他办就包办所有费用,前提是前妻不要来搞事情。前妻一开始不高兴,但确实最后没来,估计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吧。

有关这一点上,罗红和陈总前妻的确有巨大的不同。罗红待人热情又周到,口碑极好,前面说了陈总的家里人个个夸他, 连在她家做了多年的保姆刘姐也和她处的如家人。

我和刘姐聊起才知道,她是罗红老家村子里的同乡,至今还有很多同乡在她家燕窝厂里打工,在如今的用工环境非常缺人手,别人高薪也没挖走人,工人们都讲老板他们对人特别好,大家干得开心,反正打工人出来就是赚钱,干生不如干熟。

刘姐还说,她老公和儿子也都在给罗红的别墅帮工,罗红他们真的特别大方,对自己人是各种帮扶。

曾经我问过罗红,陈总前妻二个儿子已在家族企业担任要职,而她自己两个儿子还小,会不会担心将来有纷争,她说完全不担心。

其一,她名下所有的房产都是个人名义持有,也为自己和孩子及陈总备好了足够的保险,基本与厂里的资产做了隔断。

其二,陈总非常有主见,一直是广东传统大家庭的模式,提倡兄弟和睦,因人而用,对孩子的教育非常的开放,是启发式的,包括对在香港读幼儿园只有几岁的小儿子,都像对大人一样的引导。

我也真是多虑了。

像罗红这样从一无所有奋斗至今成为亿万身家富婆的女人,怎么可能会没有给自己留后路呢?

看来女人要想活得有安全感,主要还是对自己方方面面的能力有底气,以及对人性的洞察和把握。二婚男子又怎样呢?家庭复杂又如何?强者自然都能一一应付。

罗红从一个地道打工妹,跨越到一个富裕阶层的人生固然很难复制,但是她的思维、对名声的重视,低调务实的为人,我认为还是很值得大家学习的。

这是一张图片
加客服微信:【3304222535】开通会员,免费下载

备注:【永久会员】

请一定要填写备注,否则不通过!

也可扫码或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添加
这是一张图片